Sunday, July 26, 2015

你在烦恼什么

感觉被什么捆绑着
前进不了
想要的 和 必须解决的
责任的 和 情不自禁的

不要被别人影响情绪
该做的做
可是现在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吴青峰的歌声真治愈啊!
你在烦恼什么?
吴青峰还很妩媚,
不信你看一下幸福额度的MV


Thursday, July 9, 2015

解药

有时候太过了解自己的情绪不一定是好事
内疚 罪恶感
迷恋 欲望
控制 自制

感情如果开始了隐瞒,就会有欺骗
己所不欲 勿施与人

没资格批评人家的前任啊
自己也在精神出柜当中


Tuesday, May 26, 2015

5月24

抛开所有的责任和撒了个谎
跑到另一端出席那个婚礼
需要勇气

每次见她都需要勇气
出席她的婚礼
及其需要用勇气

我是去干嘛呢
无数次

在她身后看着她挽着个男人的手入席
席内来宾的欢呼声
我逃了下去,想落跑
躲在楼下等救兵,
她信息来说还没到是吧

喝酒
壮胆
见她
拥抱

在席内
环看四周
我给不到 给不起
躲进厕所 无数次

喝酒与理智拔河
还好理智坚持到差那么一点
眷恋让酒精胜了
最候一次的拥抱
然候我崩溃了
视线变模糊,记忆也迷糊
明天才找你 她说
走了

没见了
就如说接我机一样
哪有新娘前后一天乱乱跑的
奢望吧
留恋 回到现实吧
哪有人像我这样戏剧化的
飞机起飞那刻
把留恋留下吧

Wednesday, April 22, 2015

祝你幸福

She is getting married.

前篇才刚提及婚嫁,
隔几天她就信息我说她要结婚了。
晴天霹雳是当下的感觉,
心情复杂是真的,
起身,拿手机,躲进厕所,回座。
她说她想邀请我出席婚礼。
再拿手机,起身,躲进bistro。
我问她,你确定你要我出席你的婚礼吗?
你不怕吗?
可是我怕我会失控。

在还没买机票之前,
已经编制出各种借口。
决定会去,
是因为她给了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疯了。

谁会去邀请一个曾经跟你纠缠不清的人出席自己的婚礼?

昨晚作了个梦。
梦里到了婚礼前,
有着她先生。
在梦里我失控了,
在她和她先生面前歇斯底里,
愤怒的发泄。

或许我还为自己感到委屈。

那年我20岁,她23岁,我是第三者。
今年我26岁,她29岁,她即将为人妻。

见不得光的恋情,不堪回首的回忆,一辈子的遗憾。
已三年不见,还满期待她披婚纱的摸样。
能见到她最美的时刻,或许是值得的。
祝你幸福,其实每次听到这首歌,脑海里早已经演习过千百篇。

Thursday, April 2, 2015

无题

过着安逸的日子的当儿,
偶尔也会有半夜不想睡的夜晚,
偶尔也会有听着某电台忽然感伤的时候,
偶尔驾车也会有忽然晃神感伤的路程。
We are all slaves to our past.

突然想象如果是这年纪的男女谈恋爱,
是可以大大方方带回家,
被朋友问什么时候抛红炸弹,
那是一间多么普通的事情,
而我们不一样的感情却是要积力争取,
得经历大风暴才能得来,
好不公平啊!


Wednesday, February 4, 2015

梦醒时分

以前会非常乐意的分享自己的想法,
以文字赤裸裸的表现自己也不介意。
后来发现网络有如火星一样危险,
可以被别人当作武器,
也可以无意间伤害到别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于是就减少了文字抒写情感。

到了某种年纪,
回想起往事,
心里或许还会有些涟漪,
却不再悲愤交集。
当年自认为轰轰烈烈的感情事件,
也以可以坦然面对。
回看当写下的痕迹,
原来当时情感那么的浓烈。

26岁的年纪,
是否会太过安于当下?
没把握的事情,
懒得从新开始,
而不去追求?

如果知道不适合,
是否要勉强凑合过日子?
或是让梦继续就好?

我们都长大了。
我们都在专心的过日子。

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不速之客

我是幸运的。
家里的狗都是乖巧听话,就算在Cherishlife Home shelter里的狗也是亲人和狗,和平相处。
Milky从小就被我捡回来,长大过程里我都花很多时间陪她,性格是粘人乖巧偶尔顽皮的。
Cookie是从后面街狗跑来门口摇头摆尾走进我家,性格温和顺从,所以没有带来很大的问题。
直到这只不速之客的出现,才发现狗狗有behavioral problem是多么的令人头痛。

他叫小白,三个星期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跟了Bobby的饲主回家,饲主就找我求救,就这样小白就归我管下了......
在诊所住了一个星期,回家后刚开始还算乖巧可爱,现在问题都跑出来了搞到我精神紧绷。

或许是我内心不够强大,正能量不够强,都被他们欺负。平时在shelter里还可以震住一些场,在家里就被不成形的pack搞得神经质。

Cookie的paw pad刚修复好,还戴着E-Collar (Collar of shame),不给跑出去就半夜呜呜叫。
小白对声音敏感,一点噪音就汪汪叫;对雄性动物极其不友善,具有攻击性,昨天就跟Bobby打架不小心咬到我;还有占有欲攻击性,昨天就被他咬了一下脚趾头。

我想叫医生给多几粒安眠药,把这两只都‘Kong’掉,然后把自己也‘Kong’掉。